扶成煜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吭声,只对陆尚书吩咐道:“明日点火吧!”

    翌日后,扶成煜早早到了高塔台下,一眼看去,高塔看不见尽头,每一座高塔,高约百米,有绳索从上垂下,只需要拉动一侧绳索,便可将人送上去。

    陆尚书站在下方忧色道:“皇上,是否成功在此一举,你到旁边座位去坐?微臣打算在此燃烧大火三天三夜,你看可否足够?”

    “嗯。”

    又是沉沉一个字,好似自从应小谷不在后,扶成煜真的很难多说话,那冷峻的面庞,冷漠到无一丝情感,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陆尚书,没有再开口了,默默撤到一边去。

    在高塔上,火点起,那滚滚浓烟扩散开去,远处看,也觉得无比壮观。

    陆尚书欢喜的看向身旁,紧绷着脸的扶成煜:“恭喜,皇上,成功点燃求雨之火,相信三日后,会有大雨降临,谣言不攻自破!”

    但扶成煜却是没有半点欣喜之色,他神色依旧严肃,站了起身:“这段时间监管,辛苦你了。朕先回宫去了!不用送!”

    扶成煜离开后,陆尚书自然是坚守在高塔处,祈求上天早些降雨吧,这位君主,是真的忧国忧民啊!

    三日后,扶成煜重新来到高塔下,看着高塔上逐渐熄灭的大火,眼神复杂。

    陆尚书更是满脸愁云:“三天三夜,天边几乎烧红了,可依旧不见点滴雨水降临,唉,柴火已然烧尽,皇上,臣无用!”

    说着陆尚书朝下方跪下,请求降罪。

    但扶成煜却是神色冷漠道:“起来吧,此事怪不得你,或许是上天在告诉朕,天意不可违!命亦不可逆改!”

    之后他抬步,准备离开,却见在不远处冲来了一众人,那一众人,各个身穿粗布麻衣,补着补丁,手中拿着农具,一眼瞧去,不是百姓又是什么?

    陆尚书神色变了变,开口:“皇上,你快走吧,这里交给臣来断后!”

    扶成煜却是神色冷漠道:“这些人,是冲着朕来的!”

    “那就是闲常狗皇帝!狗皇帝登基以来,天上就不曾下雨,他倒是依旧锦衣玉食的过着日子,可苦的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他若不退位,岂有我们的好日子过?他不但不悔改,还花万千黄金白银,盖这摘星楼,他就是个昏君!”

    “对!昏君!”

    一众百姓激动的朝这边冲来,想着将扶成煜抓了立即处死。

    但人群中却是有一人提议道:“他建了这摘星楼,名义上是为求雨,那就让他为求雨而死吧!诸位,咱们烧了他,来祭天,让他死!”

    “对,烧了他,祭天!”

    陆尚书神色变的精彩,立即阻拦在众人身前,着急开口:“诸位,皇上他为国为民,不愧于是一位好皇上,你们若让他祭天,那闲常的君主谁来当,这以后谁还会为了下雨而殚精竭虑呢?”

    “你这个大臣,依靠着皇上拿俸禄,自然是替着皇上说话,赶紧走开,不然将你一块烧了!”

    这话,无不引起了共鸣,所有人跟着起哄:“赶紧走开,不要将你一块烧了!”

    扶成煜见民愤起,心中无奈,他转首看向陆尚书,道:“别跟他们争论了,若朕的牺牲,真能唤醒他们,这天不降雨,与朕无关,朕的牺牲倒是十分值得的!”

    他说着,长叹一声,没有半点抗拒的意思。

    陆尚书着急道:“皇上,不能啊,你是一国之君,岂能没有你?这些百姓,只是一时想不开,皇上,你不能去啊!”

    陆尚书苦口婆心,还想说着让扶成煜三思的话,但前来的一众百姓们却是不愿意给扶成煜机会了,冲上前,将扶成煜包围其中,捆绑着,便要去祭天了。

    扶成煜神色平静的任由他们动粗,陆尚书着急道:“来人,来人,护驾!”

    但那些侍卫们的心中,哪一个不是这样想的?

    火烧天,下雨?

    这怎么可能,不过是扶成煜信了邪术而已......

    所以一众侍卫不但没动,还跟着无奈开口:“陆尚书,皇上为我们闲常百姓牺牲,或许是他心甘情愿的!”

    陆尚书发现他一人反抗,并没有任何作用,扶成煜被拖着往火架而去,他着急的去求那些侍卫,赶紧保护扶成煜,可没有一人动弹分毫......

    柴火收集齐全,已经形成了一个祭祀台,扶成煜被架在上面,捆绑着,他看着下方一众红着眼睛,盼着他死的众人,只扬了扬唇,没有任何怨念以及愤怒,他只觉得,或许,另外一个世界,有应小谷。

    去了便能相见。

    他闭上了眼睛,任由旁人点火,将他烧了个干净。

    但在众人喊着口号,“烧了他,烧了他。”时,一道女声传了过来:“慢着!”

    这道女声,扶成煜听去,只觉得非常熟悉,他惊讶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的正是朝这边缓步走来的应小谷,她远远的,看着他,眼神之中只有温和与安抚。

    之后她看向了一众百姓:“你们烧皇上?那你们连我也一起烧了吧,我是当今皇后!”

    扶成煜觉得这一刻,他一定是出现了幻觉,怎么会看见应小谷呢?

    她不该与墨雨白远走高飞了吗?

    心里除了疑惑,剩下的便是不安的惊喜。

    陆尚书顾不得讶异,着急道:“皇后,你来了正好!快,救救皇上!”

    应小谷站在众百姓身前,看着他们,眼神中带着一抹讥诮:“天不下雨,你们就怨恨皇上?那你们颗粒无收,皇上是不是该怪罪你们懒惰?还有,当初我和皇上为你们身上所传的瘟疫,究竟劳累到何种程度,难道你们都忘记了一干二净?”

    “是谁给你们减免税收?是谁给你们赈济?又是谁自掏的腰包,给你们施粥!”

    应小谷的质问,犹若一个个巴掌拍在他们的脸上,让人感觉到生疼。

    但很快有一人,开口道:“这些都是他身为皇上应当做的!”

    “对,应当做的!”

    应小谷差点气恼的冲上前,狠狠扁一顿说话之人,但最终是将怒火压下去了。

    “烧人是解决不能任何事情的!你们倒不如等......”

    应小谷的话还没有说完,也不知是谁,在人群中砸过来,一个尖锐的石头,顿时应小谷的额头流出了殷红的血来。

    应小谷愤怒的朝人群中看去,就见一个小孩子一脸得意的看着她。

    “屁,皇后早死了!你就是个骗子!”

    应小谷错愕的看着他,这熊孩子......

    “对,你就是个骗子!”有人激动的冲上前,朝应小谷抓去,但应小谷依旧不慌不忙,就见在她身侧,暗中守护的影卫现身而出,将应小谷护在身后,一众百姓自然是没有法子再接近应小谷。

    应小谷没再与人理论,转过身,朝扶成煜快速而去。

    “皇上,我来救你!”

    但在空中,却有人抛出一个火把,火把划破长空,最后落在了火堆上,砸了上去。

    干裂的柴火,在与火苗接触时,立即燃烧了起来,火势很快扩散,将扶成煜包裹其中。

    应小谷不得不后退了一步,但很快,她咬着牙,对扶成煜扬声道:“等我!”

    然后她怒吼一声,朝火堆里冲去,但迎接她的,不过是多一人送命。

    扶成煜着急道:“你过来干什么,快下去!”

    然而应小谷却是执拗的待在火堆上,着急的想给他松绑,只是可惜,大火燃烧到了脚边,灼烧着人,令人感受到了皮开肉绽的痛苦。

    “你快下去!”扶成煜一声怒吼,可喉间却是因为吸到了浓烟,而剧烈咳嗽了起来。

    应小谷执拗的给他解绳索:“要死一起死!”

    但,原本将葬身在大火之中的人,却感受到了丝丝凉意,似乎有什么打在了脸上,让人为之一愕。

    大声嚷嚷的百姓们安静了,一个个错愕的抬首看天。

    原本看上去,晴朗的天空,此时却下起了细雨,之后雨水愈发的大了,降落而下的速度极快,本被大火灼烧的皮肤疼,但在此刻,却感受到一丝凉爽。

    风皱起,高台大火被熄灭,烟雾缭绕间,应小谷和扶成煜相视一笑,甚是欣喜。

    陆尚书则是扬起了脸颊与一众百姓们欢呼在了一起,开心的大声道:“下雨了下雨了!终于下雨了!老天开眼啊!”

    大雨中,扶成煜牵了应小谷的手,应小谷微愕的看向他,扶成煜询问:“为何是你回来了?”

    应小谷与他眸光对视着,说不尽的柔情:“因为棺木中醒过来的就是我!自然是我回来了!”

    “那墨雨白呢?”

    应小谷嘴角一扬:“他从未爱过我啊?管他做什么?”

    扶成煜轻笑一声,现在是他的小谷回来了,自然与墨雨白无关。

    大雨中,伴随着百姓们的欢呼声,应小谷和扶成煜相携手,再也不会有人觉得二人逆天改命,是妖孽了。

    他们只会白头偕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全剧终》

章节目录

残疾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汪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汪晴天并收藏残疾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