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这会儿总算是只有他们夫妻二人了,陈秋池强打着精神从床上坐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人。

    这可是他费尽心思才娶回来的媳妇儿啊,这辈子都要好好疼着的。

    他从桌上倒了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宋云馨,宋云馨笑眯眯的看着他,“你都喝成这样了,还要喝呀?”

    陈秋池笑了,“这一点算什么?跟你喝,就算是灌我一坛子我也喝得下。”

    宋云馨看着他,脸微微的泛红,陈秋池伸手摸了下她的脸,“怎么,这还没喝酒脸就红了呀?看来我娘子的酒量不行啊。”

    宋云馨直接伸手将他的手给打开了,“讨厌。”

    陈秋池偏要摸着她的脸,还把她的脸转向自己,非要让她看着他,明知道她不好意思,却硬要如此。

    “现在都已经成我的媳妇儿了,不好意思怎么行啊,以后还有更不好意思的事要做呢。”

    宋云馨脸更加红了,支支吾吾的说了句,“什么……什么更不好意思的事啊?”

    其实在成亲之前就已经有婆子教过她,可是这会儿面对陈秋池,她还是不好意思,特别是想起那婆子说的那些话来,还有看的那些东西,这真是怪难为情的。

    她这么说了之后又惊觉自己说错了,明明知道是什么事,却还要问,陈秋池这个不要脸的,不会真跟她说一遍吧?那她的脸不得烧起来啊?

    她扭过头要解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唔。”

    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唇上一凉,她惊得瞪大了眼睛,他的脸就在面前,靠得那么近,相识这么久以来,这可是靠得最近的一次,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都让她有点认不出来了,这是陈秋池吗?

    宋云馨只觉得心口闷得慌,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没法呼吸,一把就将他推开了,大口的喘了几口气。

    本来就害羞,现在还喘不过气来,那脸红得简直不能看,陈秋池本来觉得没什么,这会儿见她脸红,自己也跟着脸红了,两个人刚刚还好好的说话呢,这会儿反倒是别扭起来了,就那么规规矩矩地坐在旁边,要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人在旁边看着他们呢。

    过了好一会儿,陈秋池说了一句,“馨儿,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绝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

    宋云馨轻轻的点了头,小声的说道,“我也没说过我会后悔呀,既然选择嫁给你,那就说明我当真想做你的妻子,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委屈自己?还有啊,你要真是欺负我,我立马回娘家去,别人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不管别人家是什么样的,反正我爹娘肯定要我,他们不会让我在这受委屈的。”

    陈秋池笑了,“今日是咱们的新婚之夜,你就说受委屈的事啊?”

    宋云馨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他,然后渐渐靠近,洞房花烛夜怎么能浪费呢?就算这会儿已经是后半夜了,那也没关系,如今他们已经是夫妻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又敢说什么呢?接下来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这一晚大家都玩得很是尽兴,又喝了酒,跳了那么久的舞,沾枕头就睡,这一睡就到第二天快中午了。

    在这山上就是自在,也没人叫起床,陈秋池家中已无长辈,他们两个第二天连起床给长辈敬茶的礼节都省掉了,所有人都睡到自然醒,早上这一顿自然就省略了。

    置办了那么多的东西回来,还要请厨子在山上多待几日,媒婆倒是可以先打发走了,陈秋池让人给了一个大红封。

    那媒婆拿着的时候笑的合不拢嘴,看也没看就知道分量不轻,哎呦,这一趟可真是来得太值了。

    当日下午,林家顾家两家人就要回去了,陈秋池十分舍不得,想让他们多住些日子。

    吴氏笑说,“知道你的心意,可是家里还有一堆事呢,这一次我们两家人可是都来给你贺喜了,昨晚上热闹够了,这的确是该回去了。”

    乡下人永远没个闲着的时候,就算是农闲,也有许多家里的事要做,陈秋池也是乡下长大的,自然知道,也就没再留他们,“那好,这一次我就不留了,以后有功夫奶奶可得到山上来多住些日子呀。”

    吴氏笑着应下,“好好好,你这话我可记下了,到时候来了你可不许赶人啊。”

    陈秋池说道,“当然是不赶,不过我得向您讨要个东西,我这山上这么大,地方一直空着也浪费,先前就在想着要在周围种些庄稼,可这底下的弟兄们,向来都是进山打猎过日子,谁也没摸过锄头,奶奶以后要有功夫,真就到山上住些日子,教教底下这些人怎么种地,也给我们拿些种子来,您家里那好种子可是不少呢。”

    陈秋池多会说话呀,哄得吴氏乐呵呵的,连忙应下,“好,过些日子我就再来,”

    自己上了年纪,还能被人需要,那是多让人高兴的事啊?吴氏是真在打算过些日子又到山上来了。

    陈秋池派人送他们离开,一直要送到家才准回来呢。

    他则是带着宋云馨出去转转,整个山头都是他们的地盘儿,以前他是占山为王,现在这名头可是皇上亲封的,他在这山里不是当山贼,而是要保护这山林,约束当地的地痞流氓,不让这个地方乱了,责任重大呀。

    山里面的地这么多,一直空着的确是浪费,他早就有打算带着底下人把这些地给开垦出来,能种庄稼的都给种上,要不然这么多的人他还真是难以约束,现在倒是听话,日子久了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不能到了那个时候才后悔自己管理不当。

    宋云馨跟他手牵着手围着山头转,两个人还计划着要在哪里种些什么。

    宋云馨就爱吃好吃的,知道思其家有些什么,都给计划好了,这里要种瓜子的,那你要种长生果的,还要留片地种西瓜。

    陈秋池都一一记下了,自己想尽办法才娶回来的娇妻,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宠着呀,她要什么就给什么。

    他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宋云馨把手往腰上一叉,“哼,你就是敷衍我,都没认真听我说话。”

    陈秋池连忙摆手,“哎呦我的姑奶奶,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怎么就没听你说啦?”

    宋云馨气呼呼的说道,“就是没听我说,你要听了你就说说看,刚刚我说在那儿种什么啊?”

    “长生果。”

    “那儿呢。”

    “西瓜。”

    “还有那儿。”

    “那儿,我想想啊,好像是说种橘子。”

    宋云馨摇头,“才不是呢。”

    刚要生气,又想起来,“对呀,还可以在那儿种橘子。”立马就把要生气的事儿给忘了,继续往前面跑,越说越高兴。

    陈秋池就跟在她后面,无奈的摇了摇头,那脸上是笑意不减,爹,娘,时隔多年,我终于又有家了。

    她是馨儿,是我的妻子,十指不沾阳春水,千金大小姐,什么都不会,可她在我心里是全天下最好的妻子。

    你们看到了吗?你们要是见到了她,也一定会喜欢的。

    宋云馨往前跑着,越跑越快,陈秋池赶紧跟上了,生怕她摔倒,跑下了一个山坡,她果然是坐在那儿,也不知道是自己坐下来的,还是摔了下去。

    陈秋池赶紧要扶她起来,宋云馨张开了手,笑着喊了一声,“真好啊,山上真是太好了,我要一辈子住在这儿。”

    陈秋池笑说,“这就是你的家了,不就得住一辈子吗?”

    宋云馨往地上一躺,“这里的地好多,比田庄里还好,要种好多好多好吃的,还要种上蔬菜,一定要种很多果树,林家顾家那么多的孩子,还有我哥和我嫂子家的,外祖家的小孩子也很多,山里凉快,等夏天热的时候就让他们到山里来避暑,小孩子嘴馋,一定得吃好吃的,可是呢,他们这个要吃一种,那个要吃一种,所以这果子一定得多一些才行,自己种的才会甜,你们会不会种果子呀?要是不会,就让思其姐到山里来教你们,她什么都会。”

    她自顾自的念叨着,陈秋池往她身上一压,撑着手臂,低头看着她,“要来那么多的小孩子呀,那谁陪着他们玩儿呢?”

    宋云馨笑说,“当然是我呀,我最喜欢小孩子了,我跟他们玩儿,一定能把他们带得很好。”

    陈秋池轻轻碰了下她的脸蛋,又低下头亲了一下,“你既然喜欢小孩子,那咱们多生两个好不好?你说生几个。”

    宋云馨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从地上起来,“谁说要生孩子了?昨日才成亲,今日就要生孩子,你,你实在是太着急了。”

    陈秋池乐得不行,“刚刚是谁说自己喜欢小孩子的?”

    宋云馨嘟了嘟嘴,“我又没说不生孩子,反正,反正有了就生呗。”

    她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陈秋池忍不住将她揽进了怀里,轻轻的蹭着她的脸蛋,“有就生,没有就算了,若是有了就要一个,就像天阔和思其一样,就那么一个宝贝疙瘩,疼她一辈子,好不好?”

    宋云馨微微一笑,很是赞同他的话,“好啊,咱们也生一个小丫头,好不好?”

    陈秋池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当然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从今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反正我有了你,就已经足够了。

章节目录

林家娇女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夜寒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寒梓并收藏林家娇女种田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