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枝在脸上划过,毛茸茸的痒得很,谢承泽睁开了眼睛。

    徐和修拿着一支柳枝,正睁着眼睛好奇的向这边望来:“承泽,你昨晚没睡好吗?”

    看着这张一夕之间骤然变得年轻的脸,谢承泽怔住了。

    昨晚他批奏折批的很晚,便和衣在御书房的软塌上睡着了。

    三年之约,他赢了。

    事实上,只要他不是太废,在陛下明里暗里的偏帮之下,不赢那才怪了。

    三年之间,秀王世子在长安的钉子被拔除殆尽,那是随着三年的争夺渐渐浮出水面的钉子,扫清一切障碍之后,他被立为储君,为储七年后登上帝位。

    前人的努力,他自然不敢辜负。天下太平,海清河晏,就连大理寺里也有十天半月不曾有什么案子了。

    百姓安居乐业,大楚盛世在望。

    可坐在天子位上的人却一日都不敢懈怠,总要有人提前谋划和准备些什么的,而他就是那个需要提前负重前行的人。

    退位后的女帝居住于宫中,日常养些花草和猫儿狗儿,日子清闲了不少,不过即便女帝退位了,他却仍然十分尊重女帝的看法。

    女帝对几乎所有事的反应都是“你看着办便好”却唯有一件事上颇为坚持。

    “女子的地位不可回到从前,”女帝淡淡的开口道,“我给大理寺那位乔大人赐了一柄金秤。”

    有能力是一回事,女子地位的推崇需要表率,民间几千年来的传统要废除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在位时尚有“女帝”这块牌子在,她退位之后呢?

    谢承泽了然,道:”乔大人若有那个能力,朕绝不会刻意避开她!”

    刻意避开?不错!就是刻意避开。

    “你不是喜欢她,只是欣赏她和怀念过去。”女帝旁观者清,看得分明。

    谢承泽心里也清楚,只是终究面对她时下意识的避开,不想与她私下多作接触。

    “你这样于她而言何尝不是另一种的不公?”对此,女帝开口淡淡的说了起来,她瞥向谢承泽,道,“身为天子,有太多身不由己,你再不选人,底下那些老头子就要管上来了。”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想与不想,而是不得不为,她当年也不想让民间挑人,可到最后也还是妥协了。

    谢承泽沉默了一刻,应了一声“是”。

    回去之后批奏折一直批到子时才惶惶睡去,待一睁眼,看到了不过才弱冠之龄的徐和修时,他整个人瞬间懵了。

    “还愣着干什么?该走了啊!”徐和修叫醒了他,扔了手里的柳枝,道,“明日就到金陵城了,待到找到了孙公,我等还要将孙公带回去见大殿下呢!”

    孙公?大殿下?

    谢承泽看着徐和修那张年轻了十多岁的脸,此时已本能的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正诧异间听有人喊了一声“承泽”、“和修”便见一身素衣相面先生打扮的张解回来了。

    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些记忆,与他曾经的过往有了些许出入。

    他、和修和承泽三人奉命来金陵寻找有药王之称的孙公回去给大殿下治病,想到“大殿下”,谢承泽便觉得有些啼笑皆非:那可不是陛下的孩子。

    不过此事眼下知晓的可不多。

    前两日张解先行一步去金陵探探虚实,便做了个江湖相面先生的打扮先去金陵了。

    今日张解似是打探完回来了,回来的不止他一个,有一个昏迷中穿着古怪衣裳的姑娘,还有一对惊惶不安的主仆。

    看到那对惊惶不安的主仆,谢承泽便怔住了。

    这不是乔大人和她身边的小丫鬟红豆吗?

    难道即便是回到过去,重来一遍,她同解之还是那样绕不开的缘分?

    正诧异间,便见解之将那穿着古怪衣裳的姑娘抱下了马车,而后径自抱到屋中,让人请大夫去了。

    这般当着众人面的亲昵举动看得人目瞪口呆,一旁那对惊惶不安的主仆见状更是忍不住喃喃:“男女授受不清,你……”

    “没关系,我会负责的。”张解朝主仆二人笑了笑,神情淡淡的。

    这反应于徐和修而言除了些微的错愕之后,倒没有什么别的反应。

    谢承泽却被这一幕惊呆了,他知晓将来的事,知晓眼前这个惊慌失措名唤乔苒的女孩子往后将会同解之在一起,他们会相识相知,会成亲,会白头偕老,还会生一对很可爱很聪慧的儿女。

    可如今这两个人之间的反应却客气而疏离,这还是他印象中感情甚笃的解之和乔大人么?

    谢承泽心头一涩,看向那对开口的主仆。

    小丫鬟红豆还是印象中咋咋呼呼的样子,倒是面前这将来的乔大人,眼神惶恐不安,与他印象中沉着冷静的乔大人混不似一个人一般。

    那厢的徐和修已经匆忙跟着解之进去了,无人搭理的女孩子更为慌张。

    谢承泽顿了顿,走了过去。

    女孩子抬眼,慌张不安的眼神如小鹿一般撞入了他的眼中。

    “你……你……”她甚少见人,一时见到外人,下意识的便有些紧张和不安。

    “无妨,慢慢说。”谢承泽笑了笑,说道。

    他的笑容仿佛驱散了她些许不安,女孩子深吸了一口气,渐渐冷静了下来,顿了片刻之后,她开口道:“我……小女名唤乔苒,姨母出事了,我……我被赶出来了,路上遇到了这个姑娘,她见我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先带着我们离开了庄子,准备去姨母安排的玄真观小住,途中马车打滑,她落了水,幸得那位算命先生相救……”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谢承泽听罢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正想继续开口,那女孩子却忽地自顾自的笑了:“我……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碰到与我同名同姓的呢,她也叫乔苒,你说这是不是天大的缘分?”

    这话一出,谢承泽便愣住了,脑海中不少画面如走马观花一般闪过:两个乔苒……解之的反应……原来如此!

    困了他一世的结此时骤然解开,看着眼前单纯不知事的女孩子,谢承泽突地想笑:难怪那个曾经的乔大人这般聪明,是因为这个缘故吗?

    所以他年幼相识的那个女孩子从来不是同解之相识相知的那个乔大人,而是面前这个?

    “是缘分。”谢承泽深深的看着面前单纯惶惶不安的女孩子,笑道。

    是隔了一世的缘分。

章节目录

天作不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漫漫步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漫步归并收藏天作不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