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和贺晨光相处着,陆知舟觉得自己的每一天都特别的快乐。

    纸包不住火,陆墨江知道了贺晨光的事情,第一次来到她开的店里面。

    他们争吵了一顿,陆墨江还打了她,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挨打,是陆墨江第一次打她。

    很疼很疼。

    她感觉到了陆墨江对她的失望,但是她却不后悔,她也要为了自己而争取一次呀。

    人生那么长,能够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而且也喜欢自己的人,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见证了陆清猗婚礼的陆知舟,更加的向往自己的婚礼了,但是她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说服陆墨江。

    因为陆清猗出手帮忙,陆墨江没有拆散她和贺晨光,但是却处处对着她说贺晨光的不是,希望他们可以分开。

    后来陆清猗把陆氏让给了她,以此来和陆墨江做交易,所以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和贺晨光在一起了。

    当天她们就去领证了,后面又一直在筹备着婚礼的事项,陆墨江看起来并不开心,但是也一直替她打点着。

    她和贺晨光的婚礼没有特别的盛大,但是陆知舟特别的满足。

    她终于可以和贺晨光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她特别特别的开心。

    “清猗,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过得不快乐。”

    结婚前一天晚上,陆知舟给陆清猗打电话,她缓缓的开口说道。

    陆清猗的月份大了,身体的缘故没有过来陪着她。

    “是你让人有追随爱情的勇气。”

    “是你让我能够拥有自己的爱情。”

    “谢谢你,谢谢你可以出现在我生命里面,谢谢你让我看到希望。”

    “我很庆幸,有一个你这样的妹妹,你是我的救赎。”

    “……”

    陆知舟说了很多很多的话,都是一些她想说的话。

    是的,陆清猗才是她陆知舟的救赎,而不是贺晨光。

    如果她没有遇到陆清猗,她现在可能过着乏味的生活,可能和一个她父亲认为可以了的人谈恋爱然后结婚。

    婚后没有爱情,两个人相敬如宾。

    婚礼从头到尾陆知舟的笑容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婚后,贺晨光去公司试着管理业务,而她继续经营着自己的小店。

    日子特别的美满幸福。

    那么多年第一次再见到温霖钰,是在她的店里面,陆知舟微微恍惚了一会儿。

    她一直藏着一个秘密,那就是年少时喜欢温霖钰,喜欢他那副温润如玉的样子。

    现在看到温霖钰,陆知舟心里是平静的,是没有感觉的,温霖钰只是她年少时最美好的回忆,仅此而已。

    知道温霖钰和陆清猗认识知道温霖钰喜欢陆清猗,陆知舟也没有感觉。

    只是有点心疼温霖钰爱而不得。

    她每天都忙碌着店里的事情,陆清猗偶尔会过来坐坐,两个人时长拉拉家常,日子过得是从未有过的舒坦。

    “猗猗,我现在的生活都是你给的,谢谢你。”

    她不止一次的向陆清猗表示着感谢。

    明明陆清猗是妹妹,可是在很多时候给她的感觉确实姐姐一样。

    陆知舟以为生活一直会这样平静下去,没有想到出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女人总是对着她说奇奇怪怪的话。

    陆知舟表示很不耐烦,可是那女人的一句话却让她觉得身体在发抖。

    她说,她是她的母亲。

    她说,让她跟她去过好的生活。

    她说,她可以给她继承财产的权利。

    她说……

    陆知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因为,陆墨江说她的母亲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不仅仅是陆墨江,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的。

    她从小就知道的事情,她怎么会还有母亲呢?

    可是谁又会拿这种事情来欺骗人呢?

    她跌跌撞撞的跑回老宅找陆墨江,她现在只相信陆墨江说的。

    陆墨江对她说,她母亲的确还在,不过是不要她了罢了。

    陆墨江说了很多,细节也说得很清楚,陆知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是凝固的。

    她不敢去信,大概是想在心里保留着对母亲的一丝美好的想法吧。

    走出陆宅,她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店里面,她就看到陆清猗站在她给她留的位置旁边。

    “猗猗,杵在这里干嘛?”

    她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然后朝陆清猗走过去。

    陆清猗回头,并且叫了她一声。

    那个女人就突然间说话了,是对陆清猗看不起的话。

    陆知舟这才发现女人没有离开,而是一直都在。

    女人一副瞧不起陆清猗的样子,还要让她和陆清猗断了联系。

    陆知舟就冷笑,凭什么?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如此的理直气壮?

    看着面前的女人,以及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话,陆知舟其实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

    原来她也有母亲的,不过她母亲却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她宁愿一直被蒙在鼓里,宁愿相信自己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这个女人一直说自己在偷偷关注她的事情,一直说了解她,可是这个女人一点都不了解她。

    她结婚了,女人不知道。

    那场婚礼虽然比不上陆清猗的盛大,但是也逊色不到哪里去的,只要微微一打听,不可能不知道的。

    她还有陆氏的继承权,这个女人不相信她有,可是事实就是她有,是陆清猗让我她的。

    陆墨江也很快就赶过来了,争执了几句就把女人带走了。

    看着女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面,说句实话,陆知舟没有太多的情绪,不过她觉得挺心寒的。

    原来她的人生也没有那么的好,她以为自己的母亲如果还在,会是一个特别温柔特别疼她的人。

    为什么呢?

    因为陆墨江说,她的性子像她的母亲,温温柔柔的。那个时候的陆知舟真的是信了,现在她总算知道了,陆墨江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希望她成为这样的一个人。

    她心里有在抱怨过陆墨江的不好,现在她不是这样觉得了,因为陆墨江爱她是真的,希望她健康快乐也是真的。

    【完】

章节目录

太太请披好你马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陆清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清猗并收藏太太请披好你马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