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天驰瞧着她耷拉着脸,垂落的刘海遮住了她半张脸,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哽咽的声音,分明是哭了。

    单薄的身躯,更显得柔弱。

    “抬头。”

    “干嘛?”宋青澜语气不好,嘲讽道:“怎么?难道见我要走了,良心发现你舍不得我了……唔啊……”

    下巴被男人长指攫住抬起,她倏然抬起苍白泛红的俏脸,眼眶鼻子都红红的,跟个被抛弃的小奶猫似的,可怜极了。

    又气又委屈的瞪着他。

    厉天驰瞧着她一言不发。

    宋青澜气的掰他手指:“你掐我下巴干嘛,松开。”

    “要分手?”厉天驰挑眉,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宋青澜没说话,那气呼呼的脸,分明就在说:不然呢?

    厉天驰略微俯身,长指捏着她下巴:“我同意了吗?”

    距离太近,男人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宋青澜不由一愣,望着他的眼神,几分错愕。

    “你什么意思?”

    “宋大小姐还真是率性,想跟我谈,就千方百计非要跟我谈。不想谈了,玩失踪,搞冷战,拍拍屁股就走人?嗯?”

    宋青澜眨了眨眼睛,被他说的不由皱眉。

    早前做的时候,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但彼时这些话从他口中说出,宋青澜心脏不由发紧。

    可对上男人轻眯起迸发出危险气息的眼眸,她又不由得张了张口,讶异道:“厉天驰,你是在挽留我吗?”

    “……”厉天驰快被这女人给气笑了,长臂一扬,将这女人扣在怀里:“追我时,小嘴巴不是挺能说的吗?让我等着瞧,就瞧你雷声大雨点小?遇到点挫折,就发脾气,闹分手,嗯?”

    “……”明明就是厉天驰的错,可这些话,从他口中说出,宋青澜不由觉得尴尬和羞耻。

    “你又不喜欢我。”

    “之前确实。”

    “那……诶……之前?”宋青澜捕捉到他话里的重点,一下子眼睛就亮了:“厉天驰,你是说,你现在喜欢我了?”

    小女人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迫切的寻求一个答案。

    厉天驰闭了闭眼睛,才嗯了声,缓声说:“上次在花府,不是跟她约会,是道别。懂了吗?”

    “不懂。”宋青澜摇摇头,盯着他问:“你把她甩了?其他女人都甩了吗?厉天驰,你说,是不是只有我了,要跟我好好谈恋爱?不跟其他女人乱搞了?”

    见他皱眉,宋青澜抬起下巴:“你都交代清楚,不然就分手。你要舍不得我,那你就只能有我一个,不许再惦记其他女人。否则,你就去找你的冬冬西西北北去,别再找我。”

    小女人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态度,一脸横蛮。

    哪里还有刚才的楚楚可怜?

    这变脸变得倒是快。

    出乎意料的,厉天驰也不恼。

    反而觉得挺有趣的,将她的行李箱拉回卧室里,男人坐在沙发里点了根烟。

    宋青澜气呼呼的跟着进来:“厉天驰,我问你话呢!别装死!”

    “过来。”厉天驰没急着开口,朝她勾勾手。

    宋青澜疑惑,僵持了十几秒,她才过去。

    刚靠近,就被厉天驰一把拉进了怀中。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扣着她的细腰,将人拥在怀里,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磁性的声线低沉,认真:“只要你,可以了吗?”

    宋青澜一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半信半疑:“真的?”

    “嗯。”厉天驰颔首,又无奈道:“你怕不是专门来收我的狐狸精吧。”

    “你才狐狸精!”宋青澜一脑门撞他胸膛,男人闷哼了声,却没推开她,瞧着她的后脑勺,薄唇扬起了一抹浅淡的弧度,是少有的宠溺。

    宋青澜脸埋在他胸膛里,抱着男人精壮的劲腰,说:“这可是你答应我的,要再让我知道你拈花惹草,我阉了你,知道……”

    话还没说完,唇便被男人吻住……

    厉天驰握着她的腰肢,把人给吻得迷迷糊糊的,嘶哑了声线,说她:“啰嗦。”

    宋青澜意乱情迷,没听清他的话。

    但快一个月没跟他缠绵,小别胜新婚,她也顾不上男人说了什么,反客为主,将他压在沙发里,横眉竖目道:“看我不把你榨干,让你再去找女人!”

    把他榨干?

    厉天驰薄唇翘起一抹晦暗不明的笑,舔了舔嘴角:“那你得加把劲了。”

    不等宋青澜反应,反客为主,再度把人压在身下……

    ……

    她像是一束光,奔放又热烈,照亮了他的生活。

    厉天驰想,这回,他真是栽了。

    ——完。

章节目录

怪她过分美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柳从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从善并收藏怪她过分美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