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死了?这种话也能乱说!官差就在前面。”但他也道,“有些事儿发生在神物被盗之前,懂么?”

    神物被窃?燕三郎心里微动,和千岁对了个眼色。后者忽然拍了拍那高瘦丈夫的肩膀:“喂。”

    这人转头,恰见千岁微微一笑。

    那笑容比百花绽放还要明丽,令他一时目眩神移,神志都无法自拔。

    千岁虽然轻声曼语,但每个字都能穿透嘈杂的人声,一点不落传进他耳中:“请问,稷庙的神物何时被窃?”

    “啊?”这人一呆,情不自禁答道,“大、大概是四个月前,神物被一伙贼子从稷庙偷走了。”

    “神物是什么?”

    他正要回答,边上的胖妇人看出不对,一把将他推去后面,自己挺胸凑到千岁跟前,厉声道:“你对我男人做什么!”

    千岁哧地一笑,居高临下看着她:“就问两句话,用得着做甚?”

    “你这个骚……”胖妇人张口就骂,但才迸出一字,就见她边上那少年眼透寒光,扎得她心口一窒。再看这两人身后忽啦啦站上来十几号人。虽然个个沉默,却将她围在正中。

    这架式像要圈儿踢。她立刻怂了,反手揪着丈夫骂:“你说点啥,说啊!”

    “啊,说、说啥?”丈夫还没从千岁那一笑中回过神来。

    胖妇人一把捏住他耳朵:“他们欺负我,你眼瞎没看到啊?造孽啊,二十多人欺负我一个女人,你个怂包不知道帮忙!”

    她骂出花式高音,千岁好整以暇挽着燕三郎的手,偏头看他:“走啊?”

    “嗯。”哪里有她,哪里就有混乱啊,少年赶紧将她带出人群。

    众手下紧紧跟随,后边儿依旧传来胖妇人大骂丈夫的声音。

    “她骂我狐狸精!”千岁不太高兴,“至少是个猫精吧?狐狸臭得很哩。”

    “嗯,她有眼无珠,识不出你真身。”燕三郎带众人往北而去。

    “去哪?”

    “前面就是稷庙。”燕三郎缓缓道,“都到这里了,不妨去打探消息。”

    霍东进若有所思:“神物失窃,四个月前,您是认为?”

    “猜想而已。时间刚好对得上。”

    ……

    稷庙是四个月前的失窃现场了,燕三郎一行很轻松就走了进去,无人阻挡。事实上,这里也时常有人进出。

    稷庙面积不小,前头偌大的院子里栽着参天古树,树下一口大池塘,夏天时的红莲青叶应该很有意境,不过这会儿连水面带着残荷枯梗都冻住了,只一点破叶子随风招摇,说不出的颓败。

    正殿很气派,虽然是久经风霜的建筑,但壁上的大幅砖雕非常完好,屋顶的驼峰和梁木都描上了纯金,这在人来人往、三教九流的北市可不容易。

    正殿后头还有大块空地。如今的安涞城也是寸土寸金,这么一大块地皮很值钱了。

    “这建筑样式,不似童渊族的。”千岁嘀咕一句。以童渊族人的脾气,看不顺眼就要动手改,他们都能把前铎王宫里的屋子掀掉顶盖,重新换上自家标志性的白墙红瓦,怎么稷庙反而保留了旧有形式?

    燕三郎等人走入正殿,都是轻轻“哦”了一声。

    庙里当然供神像。不过眼前这泥塑的雕像也太眼熟了:

    身材高大、面目狰狞、额生第三只眼。

    是三眼怪物。

    众人早有预期,又已经见怪不怪了。在这里享受供奉的三眼怪物,待遇明显比山野当中好多了,泥塑的雕像也被镀上了金身,供桌有瓜果,香火很旺盛。

    有个庙祝坐在门边,瞪大了眼盯住众人一举一动。

    燕三郎去神像前求了一签,再拿签子到庙祝那里,同时递过二两银子。

    平民解签,十几个铜板足够,富贵人家才给点散碎银子,像燕三郎这么大方的太少见。庙祝一下迸发了极大热情。

    他才接过银子,燕三郎就道:“除了解签,我还问你一件事。”

    “好。”老庙祝看了看签子上“红云伴日展鹰扬”这几字,高兴道:“上上签,公子你前程似锦,又有贵人相助,今后定如雄鹰展翅、直上九霄。”

    “是么?”燕三郎对签语毫不在意,毕竟这是供奉三眼怪物的庙,而三眼怪物本尊都被千岁的琉璃灯吃掉了,还有什么神性和灵验可言?“老人家,我看神像手里原先抱着一样东西,现今哪里去了?”

    三眼怪神像两手相对,像是抱着某样东西,不过现在空空如也。

    “啊。”庙祝脸上露出气恼之色,“你说神物啊,四个月前被人偷了!”

    “神物是?”

    “神像是一块石碑。”庙祝伸手比划大小,“这么大,保整个国家风调雨顺哪。世世代代的安涞人看着它长大,结果它被偷了!至今我们也没想过是哪个不开眼的……呃!”

    说到这里,他突然卡断,像是鸡被勒住了脖子,话风一转,脸色跟着变:“那伙贼人可真不怕死呀。”

    千岁好奇:“怕死是说,被抓到要斩首么?”

    “那是安涞的镇城之宝,贼子被抓到自然是要斩首的,但就算他们没有伏法——”庙祝语气阴森,“下场也肯定不好,放心吧。”

    燕三郎插口:“石碑在,国家就能风调雨顺?”

    “对哇。”庙祝看着他道,“年轻人也别不信,宣国这十几年来不涝不旱,连小蝗灾都没来一次,就是这神物之功;结果几个月前神物丢了,庆阳江沿岸和支流立刻就发了大水,淹死好几千人,我听说江里河里漂浮的都是死尸,洗个衣服的功夫就能遇见好多具;北边嘛,竟然就有了雪灾,往年这时候可不会飘起大雪,只有今年……唉,太平这么久了,大家都以为天灾再也不会发生。突然来这么几下子,谁受得了哇?”

    燕三郎等人是从南边入境的,一路上对庆阳水灾有所耳闻,据说那是五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淹没两岸土地无数,农田被毁、百姓遭殃。

    洪水过后,紧接着就是瘟疫,倒霉的还是平民。

    喜欢大魔王娇养指南请大家收藏:()大魔王娇养指南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大魔王娇养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网只为原作者风行水云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行水云间并收藏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